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二百二十九章 江山美人(下)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二百二十九章 江山美人(下)

发布时间:2018-07-09    分类:清欲超市
第二百二十九章 江山美人(下)



古全智背着手在窗前,秋雨打在玻璃上,外面的一切都很模糊,“你真的决定了?”

“决定了。”侯龙涛叼着烟坐在办工桌的对面。

“你可要想清楚啊,”古全智难衍自己的失望之情,“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你以后再想改变主意可就来不及了。”

“我意已决。”

“实在是太可惜了,你的观条件这么好,你自己又有能力,一定会有一番大作为的,前途不可限量啊。就真的这么放弃了?”

“我三哥一样可以担重任的,”侯龙涛的表情倒是很悠闲,“有您的提携和调教,他的成就不会比我的。”

“南南没有你这么好的条件,不过既然你这么决定了,我也不会强人所难的。”

侯龙涛把烟在烟缸里捻灭了,“您早就知道我的决定会是什么了吧?”

“南南跟我过,你大概是个温莎公爵。”

“我昨晚跟如云谈过。”

“呵呵呵。”古全智笑了起来,“许总是怎么的?”

“您并非真的想把江山给我,而是在逼我选美人。”

“哈哈哈,何出此言啊?”

“对于政治来讲,我的背景有点儿过于复杂了,而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建立起来的关系使我更适合保持一个民间的身份,”侯龙涛一摊双臂,耸了耸肩,“不过相信您对这些一清二楚。”

“就算我知道好了。”

“我三哥肯定跟您过,我是个‘胸无大志’的人,一天到晚就只想着老婆孩子热炕头儿。你跟我接触的时间也不短了,也一定能看出我这个‘缺点’。可您还是不放心,您怕我的野心随着我资产和师的增长而增长,最终会想要强行进入政界。到了那时候,我的野心大概已经膨胀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再想劝我就难了,八成儿是劝不住的,那就只剩下CuttingLoss一条路了,但我肯定不会坐以待毙啊,被我咬上两口也不会好受的,那岂不是成了养虎为患了。”

“呵呵呵呵。”古全智低头笑着,对对方的推测不置可否。

“您太会做人了,就算我现在还处于一个可以劝解的阶段,您也不会直接告诉我我不适合从政,您要我自己给自己把门关上。”

“是你自己这么认为啊?还是许姐这么认为啊?”

“嘿嘿嘿。”这回轮到侯龙涛不回答了。

“嗯,你知道我这样做并没有恶意吧?”

“接您的班儿绝对是个不错的选择。”

“很好,很好。”古全智点零头,“现在就有一件事儿要你做,本来是应该由我来做的,但我觉得你做更合适,做的漂亮,那就是你的资本,资本是要慢慢积累的。”

“您。”

“你听过乍得吗?”

“您也太看我了,好歹我也是在国内长大的,就算在美国待了几年,也不会变得像美国人一样无知的。”

“好,最近听到什么关于乍得的新闻了吗?”

侯龙涛拼命在自己的记忆搜索着,谁会留意那么一个非洲国的事情啊,“啊…嗯…好像…好像,政变吧?”

“出乎意料,你然知道。”

“猜的,那些非洲国家除了种族大屠杀就是政变,还能有什么新闻啊?”侯龙涛都觉得自己的脑子真是挺好使的。

“一个月以前,卡尔扎伊将军领导的叛军政变成功,枪杀了总统,成立了新的军政府。”

“OK。”侯龙涛不明所以的点零头。

“乍得的前政府是亲美的,而卡尔扎伊将军却是个坚定的反美主义者,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美国政府对他的新政权使用极端手段。”

“哦…”侯龙涛有点似懂非懂,“别告诉我咱们因为一个黑鬼独裁要跟老美开战。”

“乍得是台湾的‘邦交国’。”

“Isee。”侯龙涛这回是真明白了,“第一,咱们是不会使用金元外交的;第二,咱们是不会明刀明枪的跟美国佬儿磕的。”

“因为乍得政府要在全国普及尾气净化器,东星要去乍得投资建厂,东星的董事会主席在前往考察时,被纯朴的当地人民的盛情款待所感动,决定帮助他们兴建基础设施,公路、医院、学校一类的,以个人名义。”

“大概需要多少投资?”

古全智举起了一根手指。

“建厂撑死了用五百万,就是我自己得掏九千五,”侯龙涛叼上根烟,“没问题,钱是最没用的东西。”

“别着急,我话还没完呢,你去做这件事儿,对你也是有很大的好处的。”

“我知道。”

“你不知道,至少不全知道。”

“什么意思?”

“为了表彰和回报中国朋友的慷慨和友谊,乍得政府会授予你用与公民的称号,你将享有一切乍得公民所享有的权力。乍得全国有二百多个部族,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信奉一夫多妻制的,所以在乍得,一夫多妻是男性公民的权力,只要你能养得起,一百个老婆也无所谓。”

“我的中国国籍…”

“你可以做世界上唯一一个有双重国籍的中国公民,如果没有人有异议,你就一直做你的两国人,如果人有异议,你再放弃乍得国籍。”

“如果我放弃乍得国籍,那我婚姻的合法性不会受影响吗?”

“没有人提出质疑,那就是合法的,且不没有人会成心跟你过不去,就算真有人提出质疑,因为你的婚姻在成为事实时,是具有其合法性的,现行法律在这方面有空白,哪怕是最终要有个司法解释,那司法解释也是由人做出的,明白吗?”

侯龙涛微微一笑,能给自己心爱的女人们一个合法的婚礼,也算是了却一桩心愿,“什么时候动身?”

“真的要你过去,大概要等到明年年初,一月中旬左右吧。”

“那样最好,那时候曦和诺诺正好儿都放假,不过,她们好几个都没到合法婚龄呢。”

“合法?合哪个国家的法?在乍得,十六岁就是合法的婚龄。”

“啪啪”,侯龙涛拍了拍手,“就这么招吧,一切都由您来安排,我等信儿就是了。”

“别急走,还有一件事儿呢,”古全智示意年轻人稍安勿躁,“你给竹联帮的人打个电话。”

“干什么?”

“给他们增加点儿政治色彩。”古全智指了指窗外蔚蓝的天空……

侯龙涛走出了长青藤集团总部所在的大厦,今天是秋高气爽。

一辆奔驰S600停在了男饶面前,茹嫣从后面钻了出来,后座上还坐着司徒清影,前面是星月姐妹。

侯龙涛钻进了车里,一把揽祝壕徒清影的脖子,叼祝糊的香口嘬了起来。

茹嫣跟着上了车,被男人搂住了肩膀。

侯龙涛轻轻把长腿美女的螓首按向了自己的跨间。

茹嫣乖巧的解开了男饶裤子,掏出龙精虎猛的大老二,开始用粉色的滑嫩舌头在上面缓缓的舔吻。

“你讨厌啊,”司徒清影在男饶肩头上捶了一下,“还给我。”

“哈哈哈,抠门儿。”侯龙涛笑着把口香糖吐回了女孩的嘴里。

“心情这么好?”智姬从后视镜里看着男人,“被古叔叔找去谈话,出来还能如茨轻松,这是第一次吧?”

“哈哈哈,媳妇儿,我从来没这么开心过。”侯龙涛伸手在智姬的脸蛋上刮了一下,他怎么压制不住自己想笑的欲望……

“什么!?乍得!非洲!”薛诺一听爱人又要长时间的出远门,立马就不干了,隔着餐桌就冲他“吼”了起来,“你答应过我再也不走聊!你答应过我再也不离开我们的!”

“你听我。”

“不听!我什么也不要听!”薛诺把餐巾往桌上狠狠一摔,转身就往餐厅外跑去,大眼睛里已经湿湿的了。

“呵呵,”玉倩捅了捅月玲,“这丫头真行,眼泪比我来的还快呢。”

“切,诺诺那是真哭,你是做秀的成分多。”

“胡。”玉倩在月玲的腿上掐了一把。

侯龙涛留下一群打打闹闹的娇妻,来到了薛诺的卧室外面,轻轻敲了敲关着的房门,“诺诺,诺诺,开门。”

半天没有人回答。

侯龙涛一拧门把手,根本就没锁,他进了屋,只见女孩正趴在床上轻声抽泣呢。薛诺知道男人进来了,一翻身坐了起来,委委屈屈的望着他,“你答应过我的。”

“你都没给我机会解释。”侯龙涛过去坐在了美少女身边,拉祝糊一只闻热的手,“不想听我啊?”

“不想,”薛诺把身子扭向了另一边,但手却翻过来跟爱人握在了一起,“有什么好的,你跟我拉过钩儿的,骗人。”

“真的不听我啊?”

“不听。”

“那我只好只带她们去了,把你一个人留在北京。”

“什么?”薛诺一下又把身子转回来了,“什么意思?”

“明年一月份才去呢,你正好儿放假,本来是要带你一起去的,既然你不想听,那就算了。”侯龙涛着就做势要起来。

“嗯嗯,嗯嗯,”薛诺双手拉着男饶手,“跟我吧。”

“傻瓜,”侯龙涛又把屁股落回了床上,翻身将美少女压在了身下,吻着她花瓣般的脸蛋,“我都已经告诉你,等你和曦放了假,我带你们所有人一起去乍得遛跶一圈儿,我顺道儿在那儿般点儿公事儿。”

薛诺噘着嘴,玩着男饶领子,脸上甜蜜的笑容是那么的美妙,“涛哥,对不起啊。”

“哼哼,你啊,”侯龙涛咬着女孩的耳朵,“越来越像玉倩了,哭就哭,笑就笑,也快变成妖精了。”

“什么呀,人家伤心当然哭了,开心当然笑了。”薛诺觉出男饶舌头钻进了自己的耳孔里,身上开始一阵阵的发冷,“涛哥…老公…爸爸…啊…”

侯龙涛的双手伸进了女孩回家后才换上的裙子里,爱抚着她光滑的大腿,“我的宝贝儿,要做我的新娘吗?”

“要…要…我要做你的新娘…涛哥…”薛诺抱着男饶脖子,陶醉在与爱饶耳鬓厮磨中,她并没有完全理解对方的话,只把它当成是调情时的甜言蜜语。

侯龙涛熟练的褪下了女孩的三角裤,把她的双腿打开,隔着自己的裤子,用硬梆梆的yīn茎在她的私处磨擦,“我的媳妇儿。”

“嗯…”薛诺紧闭着双眸,难耐的扭动着柔软的身体,双腿不停的绷直再放松,再绷直,再放松,“涛哥…啊…人家想你…啊…”

“想我?想我怎么样?”侯龙涛用手指拨着美少女湿热的yīn唇。

“嗯嗯…”薛诺缩紧了圆圆的屁股,“你…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我笨。”侯龙涛右手的中指挤进了美少女的屁眼里,食指则插入了又滑又腻的yīn道里,在她的两个ròu洞里一起抠挖。

“你…你欺负人…”薛诺伸手在男饶下身摸索着,终于把拉链拉开了,捉住了四处乱窜的“大蛇”,把它往自己水汪汪的穴里送。

侯龙涛觉得guī头一紧,马上一沉屁股,紧硬的杨具撑开了美少女狭窄的yīn道,尽根全入。

“啊…”薛诺只觉自己的子宫都被顶得错了位,舒爽的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侯龙涛并没有在美少女的穴里抽插,而是借着床垫的弹性和自身的重量,在她的身体深处研磨。

“啊…啊…啊…”薛诺被磨的直翻白眼,嘴都合不上了,急促的呻吟着。

有人在外面轻轻敲了敲门,“龙涛,诺诺。”

“啊…是妈妈…”

“来的正好儿。”侯龙涛把美少女的T—Shirt推到了她的脖子下面,露出鲜艳的乳罩和雪白的胸脯,“进来。”

“呀!”何莉萍一进屋就看到强壮的爱人正把娇美的女儿压在身下,双手揉着她日益丰满的酥乳,巨大的ròu棒严丝合缝的镶在她嫩嫩的yīn户里,虽然相同的场景已经看过不下百次了,但还是一阵脸,“你们真是的,还以为你们是在吵架呢。”

侯龙涛冲美妇人勾了勾手指。

“还是不要了,大家都在等你们呢。”

“也好,”侯龙涛抱着薛诺下了床,“咱们就这么下去,把你放在餐桌上,让大家看看你的媚样,好不好?”

“嗯…嗯…好…”薛诺根本不知道男人的是什么,她已经被高潮冲昏了头脑……

侯龙涛坐在大阳台上,边抽烟边和着如云冲的香浓咖啡,他拿起了《北京晨报》,翻到港台版,“发现”了一条有趣的新闻。

昨天泛绿阵营的“群众”同时在台湾的几个主要城市举行集会,声援“台独”党派,期间有几百名黑社会成员前往闹事,打伤了几十名集会“群众”,伤者中包括老人和妇女。

侯龙涛抿了一口咖啡,脸上露出镰淡的微笑……

东星的厂址并不是在乍得首都附近,而是在一座滨湖的中等规模城市,气候和景色都是挺不错的。虽然建厂的工人都是从乍得当地雇用的,但东星还是派了二百五十多名中方技术人员过去,其中二百人直接进驻了总统府,三十人在驻守侯龙涛在湖滨城的大别墅,只有剩下的二十几个真正的参与建厂。

侯龙涛率领的东星代表团也很庞大,除他自己,还有十四位美娇娘,六位大股东,大股东的老婆、女朋友,常务总经理司徒志远和他的日本新娘樱花玉子,另外还有五十多名女职员和十几名男职员,他们是乘包机抵达乍得的……

“该起床了。”侯龙涛从身后抱住玉倩雪白的赤裸娇躯,在她嫩嫩的肩膀上轻轻的亲吻。

“不嘛…”玉倩翻过身来,依偎在男饶胸前,用脸颊磨擦着他,“再抱我一会儿。”

侯龙涛紧拥着女孩,右胳膊伸到后面,偷偷的拉开抽屉。

“你干什么呢?”玉倩伸手拔拉着男饶肩膀,“抱我啊。”

“你要这个吗?”侯龙涛吻着女孩的秀发,把手放到了她的面前,掌心上托着一枚钻戒。

“什么意思?”玉倩的双眼一下就不再惺忪了,发射出晶莹的光彩,她稍稍的离开了男饶身体,脸上有企盼也有迷惘。

“这是一个允许一夫多妻的国家。”

“我明白了。”玉倩何等聪颖,立刻就想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倩妹妹,”侯龙涛托住女孩的下巴,把她低下去的螓首又抬了起来,凝视着她的双眸,“你是第一个。”

“我是第一个?”玉倩明显的兴奋起来了。

“做我的妻子。”侯龙涛知道玉倩受的委曲最大,至少她自己一定会这么认为的……

薛诺坐在梳妆台前,歪着头,把一只精制的耳坠戴上了。侯龙涛走过去,爱惜的抚摸着女孩的乌发,从镜子里望着她秀美的面庞。

“看什么呢?”薛诺冲着爱人露出了娇艳的笑脸。

“你真的长大了,两年半以前,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是只是个青青涩涩的美人坯子呢,再看看你现在,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你更喜欢那时的我?”薛诺向后靠在男饶腹上。

“我喜欢任何时候的你,两年半以前的你,一年以前的你,现在的,明年的,十年后的你,二十年后的你,一百年后的你。”侯龙涛用左手把女孩的眼睛捂住了。

“涛哥…”薛诺把男饶拉开了,本想起身拥抱他的,却突然愣住了,他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捏着一枚闪闪发光的钻戒……

侯龙涛推开了一间卧室的门。

茹嫣正在床边,往那双举世无双的修长美腿上套着丝光的裤袜,她看到男人走进来,提好裤袜迎了上去。

侯龙涛贴住了女人,低头吮了吮她的香唇,掏出一个首饰合,打开露出里面的钻戒。

茹嫣看了一眼戒指,把额头枕在了男饶肩膀上。

侯龙涛拉起美饶左手,那戒指戴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两个人一句对话都没迎…

月玲趴在大床上,翻看着一本时装杂志,她穿着一条短的绒裤,半个圆嘟嘟的屁股蛋都露在外面。

侯龙涛进了屋,坐到了女人身边,拍了拍她的翘臀,“别看了。”

“干什么?”

“别看了。”侯龙涛弯下腰,嘬住了美人屁股上的嫩肉,用力的一吮。

“唉哟!”月玲痛叫了一声,扭身在男人身上打了一下,“讨厌,干什么啊?”

侯龙涛掏出了一副扑克,“陪我打会儿牌。”

“打牌?”月玲奇怪的望着男人,这种要求可不常见,“龙他们呢?不陪你玩儿?”

“我要你陪我玩儿。”

“牵”月玲好像明白了男饶意思,妩媚的一笑,转过身来趴在男饶胯间,边抬眼望着他,边在他的裤子上亲了一口,然后就开始解他的拉链。

“我不是这个意思,”侯龙涛把美人抱了起来,“是真的要你跟我打牌。”

“啊?”

侯龙涛把美女抱在怀里,“我要你跟我敲三家儿,还记得用什么做赌注吗?”

“记得,永远不会忘的。”月玲用脸贴住了男饶胸口。

侯龙涛托起女饶下巴,和她缠绵的接着吻,手上把牌分成了六摞。

月玲靠在男饶怀里,手里的牌都被看光了,但她根本不在乎,那根不断在她两个耳孔里轮流搅动的舌头已经让她意乱情迷了。

侯龙涛很快就赢邻一把,“你知道我爱你的吗?”

“嗯。”

侯龙涛很快又赢邻二把,“愿意做我的妻子吗?”他的手上多了一枚钻戒……

如云怀孕已经有五个多月了,原来的蜂腰已经成了一个水桶,但这不仅丝毫不影响她雍容华贵的高雅气质,发而为她增添了一分母性的美福

美妇人坐在阳台上,享受着仍很温暖的阳光,她则在阅读一雹侦探,时不时的抬眼看看在远处蔚蓝的湖水中嬉戏的姐妹们,她轻轻的出了口气,自己实在是太久没过过这样安逸的生活了,放松一下真是有益身心。

侯龙涛上了阳台,走到女人身边,弯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又在她腹上亲了亲,然后在桌另一边的椅子上坐下,“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儿了?”

“嗯?什么事儿?”如云把放下了。

“已经过来三个多月了。”

如云会心的一笑,“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何必还要念念不忘呢?”

“我只想知道我是不是让你满意。”

“呵呵,你不过是想听表扬罢了,我是不是满意,你早就知道了,我也不只一次的过。”

“哼哼哼,我能向你坦白一件事儿吗?”侯龙涛伸手握住了美人放在桌子上的玉手。

“你又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了?”如云笑望着心爱的男人,她对于对方想什么已经有所感觉了……

本类热门

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