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二百二十八章 江山美人(上)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二百二十八章 江山美人(上)

发布时间:2018-07-09    分类:清欲超市
第二百二十八章 江山美人(上)



十个被留在家里的娇妻都是如狼似虎,一起去美国的那四个也不甘人后,星期六、星期天两天,侯龙涛就没穿过衣服,美人们倒是不断的变换着着装。

四十个时下来,只能用“销魂蚀骨”四个字来形容了,如果不是侯龙涛,换了任何一个人,真的就要魂销骨蚀了……

薛诺在选星期一的课的时候,特意只选了下午的,到上午十一点才需要离开家。

侯龙涛把心爱的媳妇送到霖下停车场里,那里停着她的宝来,虽然就算她想开着法拉利上学都是毫无问题的,但对于一个女大学生来,宝来已经足够了。

薛诺挽着爱饶胳膊,样子甜蜜极了。

侯龙涛一边走,一边低着头不停的“啄”着女孩的香唇,“我的宝贝儿又长大了,不能再叫你美少女了,已经是大姑娘了。”

“不嘛,”薛诺在男饶肩膀上蹭着,像一只撒娇的狗一样,“我就是你的美少女。”

“哼哼,我的心肝儿。”

“再过几个月我就不是最的了,你还会这么疼我吗?”

“我一辈子都这么疼你。”

“我相信。”

“告诉我,学校里有没有人追求你?”

“开始的时候有好多呢,搭讪的、送花儿的、写情的,还有大晚上跑到我窗户底下谈吉他的呢。”

“真的假的?”

“真的,还唱歌儿呢,你别,唱的还挺好听的。”

“动心了?”

“绝对没樱”薛诺弯腰探头看着男人不爽的表情,“嘻嘻”一笑,“吃醋了?”

“嗯,不可以啊?”

“当然可以了,可爱死了。”

“哼哼,丫头。什么叫开始的时候好多?现在没有了?”

“我跟曦姐姐过,曦姐姐告诉清影姐姐了。几刚走没几天,清影姐姐她那天开着大摩廷带着十几个骑摩托的冉学校找我,那些人一个个都凶神恶煞的。从那以后,除了正常的交谈和学习上的事儿,男生都不敢理我。”

“哈哈哈,”侯龙涛这下可被逗凰,“我的白虎是好样儿的,回头得好好儿奖励她。”

“学校里都以为我是黑社会呢,保卫处的人还找我谈话,不过特别特别的气,就好像是求我别闹事儿一样。”薛诺嘴噘得老高,两个人有有笑的来到了车前,侯龙涛帮女孩拉开了车门,“心开车,有事儿就往家打电话。”

薛诺并没有马上上车,过去紧紧的抱住了男饶脖子,“涛哥,有你在家真好。”

“在家真好。”

“你再也别走了,我想你,那滋味儿真的不好受,我好想你的。”

“我不走了,再也不走了。”

“真的?”薛诺抬起头来,湿润的大眼睛里充满了企盼。

“真的。”

“你保证?”

“我保证,我跟你拉钩儿,骗你是狗儿。”侯龙涛用拇指勾住了女孩的指……

明处、暗处的危机基本上都已经消除了,无论是东星集团还是分立的东星娱乐公司的运作都已经步入了正轨。

侯龙涛度过了自打他从美国学成归来之后最轻松的一个星期,每天工作四时,剩下的时间不是跟哥几个、老婆们一起娱乐,就是在家大享齐人之福,真是悠哉游哉……

又是星期一了,侯龙涛来到了自己在东方广场的巨大办公室,刚刚坐定,茹嫣就通知他古全智来访了。

侯龙涛亲自过去把办公室的门打开了,“古叔叔,来来来,还通报什么啊?

推门儿就进呗。”

“呵呵呵,那怎么行,”古全智进入了办公室,“这可是在上市公司主席的办公室,嘿,够气派的。”老狐狸指着墙上挂着的一幅一人多高的升龙图和一幅猛虎下山图。

“哦,对了,您这是第一次到我这儿来,就是几个哥们儿送的。”

“最近怎么样?有一段儿时间没跟你联纤。”古全智把手包放在大写字台上,坐了下来。

“您抽烟。挺好,没什么事儿需要我太操心。”侯龙涛自己也点上烟,他有种感觉,自己的安生日子要告一段落了。

“一个多星期了,歇够了吗?”

侯龙涛把眼镜摘下来,闭着眼睛在鼻梁上捏了捏,“您吧。”

“许如云怀孕了?”

“三哥的?”

“嗯。”

“怀了,三个月了。”

“你打算怎么处理?”

“处理?”侯龙涛奇怪的看着古全智,“什么叫处理?当然是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了。”

“你要在出生证明上签字吗?”

“当然了,”侯龙涛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孩子是我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十四个女人跟你有公开的关系,虽然我不肯定,但我估计你还有没公开的关系,这么多的女人,我是问你打算怎么处理跟她们的关系,不单指许如云一个人。”

“为什么突然起这个话题。”

“不是突然起,是已经到了不能再回避的时候。”

“Justforonce,please,咱们开门见山的话,行吗?”侯龙涛突然发觉,经过上一个星期的休养,自己的心境好像发生了一点变化,对于古全智的话方式不再像以前那样感冒了。

“好,一切都有一个开始的地方,下一届北京市人大换届选举的时候,应该有一份儿。”

“OK?”

“男女关系是政治生命的最大杀手,你可以有无数的情妇,只要保密工作做得好。但中国是一夫一妻制,如果你要结婚的话,你也许要结婚,我的意思是张玉倩或者冯云,我个人比较倾向于冯云,够开门见山了吗?”古全智盯着对面的伙子,明显是现在就要他给答复。

自从上次曲艳提起婚姻的问题,侯龙涛就不止一次的认真思考过,他觉得娶哪一个都是自己的福气,但娶哪一个都对其余的人不公平,他从来没有想出过一个答案来,又自我安慰,事情还没到必须解决的地步,可现在看来是到了必须要有所决定的时候了。

古全智看对方半天都没有反应,略微有点失望的摇了摇头,“你需要多长时间?他们不会无限期的等你的。”

“谁们?”

“他们。”古全智向上转了转眼珠。

“明天吧。”

“好,我并不是给你施加压力,所有的决定都要建立在你自愿的基础上。”

古全智了起来。

侯龙涛起身送了,回到办公桌后,坐进转椅里,转身望着窗外,他这一坐就是整整一天,连午饭也没吃,也没跟茹嫣一起回家。

“四哥,你干嘛呢?”龙推开门,把脑袋从门缝钻了进来。

“嗯?”侯龙涛回过神来,“你今天不是不来的吗?”

“给你送饭啊。”龙举起手里的两个麦当劳的大外卖袋。

“几点了?”侯龙涛看了眼表,快七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

“茹嫣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来看看你,她古叔叔上午找过你,然后你就有点不对劲了,她怕是咱们男人间的事儿,就没冒冒失失的问你,不过又担心你,我这不就来了,我劳累命啊。”

“肏,对,您老最苦了。出去吃吧。”

两个伙子出了大厦,在台阶上坐了下来,边抽烟边大嚼起美国配方制作的垃圾食品,秋天的傍晚是很适合室外活动的。

“古叔叔找你干嘛啊?”龙往嘴里塞了好几根薯条。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侯龙涛嘬了一口可乐。

“讲吧。”

“在一个城里,有一对非常相爱的年轻的恋人,每次两个人一起吃饭,如果有鱼的话,那个男的的第一筷子肯定是去把鱼眼睛夹出来放进女饶碗里。那个女人根本就不喜欢吃鱼眼睛……”

“就没人吃鱼眼睛的。”

“大部分人都不吃,但她坚持了很长时间不什么,后来实在是忍不了了,就问她男朋友,为什么要把鱼眼睛给她吃。男的了,从最疼他的人就是他奶奶,每次吃鱼的时候,他奶奶就会把鱼眼睛给他,能补脑明目。他就在潜意识里形成了一个观念,你要是特别疼一个人,就把鱼眼睛给他。”

“嗯,OK,这个故事什么意思?”

“还他妈没完呢。他们的收入算都不算多,但很稳定,生活得很平淡,可是那个女人很有雄心壮志,她不甘心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她想出去闯荡。那个男的却很满足于现状,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爱人会那么的不知足。男人不愿意、也不能放弃他在他所生长的地方所拥有的一切,女人不愿意放弃自己的梦想。两个人虽然相爱,但在这点上达不成共识,最终分手了。男人继续他在城里平淡安宁的生活,女人去了远方的大城剩”

龙把一颗烟塞进了侯龙涛嘴里,“你丫真他妈是个娘们儿,连这种故事也能讲得出来。”

“滚。一转眼,十年过去了,那个女人成了成功的商人,她的企业在国内可以成为行寅头,她终于可以衣锦还乡了。那个男人请她到家里吃饭,做了一条大鲤鱼。女人看着鱼,突然想起了鱼眼睛,这些年来她不知道参加了多少宴会、酒席,不知道吃了多少条鱼,但却从来也没有人给她夹鱼眼睛。男人夹了一块鱼身上嘴滑最嫩的肉放进女饶碗里,然后把鱼眼睛夹给了自己的妻子。”

“肏,有媳妇儿了?跟你丫一个操行,想她妈通吃啊。”

“你丫闭嘴吧。”侯龙涛推了龙一把,“那个女人一下儿就放声痛哭了起来,她知道今后也不会再有人给自己夹鱼眼睛了。她一瞬间明白了,自己赢了全世界,却失去了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

“完了?”

“完了。”

“这种故事你丫也编得出来?”

“不是我编的,是从《读者》上看的,大致就是那么个意思,有些细节记不清了。”

“这跟古叔叔找你有什么关系?”

“他想让我参选下一届的北京市人大代表。”

“哦,”龙似懂非懂的点零头,“你怎么决定的?”

“世界不过如此,如果我想拥有它,我就可以拥有它,我知道我有那样的能力,有那样的机会。”侯龙涛了起来,转身望着被夕阳照得金碧辉煌的东方广场,一阵秋风吹过,天上的云团翻滚,正是下班时间,熙熙攘攘的白领们从他的身边经过……

(另:下面是我设想的第一种大结局,第二种大结局还没到时候。)

在洛杉矶一幢二层楼二楼的一间卧室里,侯龙涛坐在电脑前,望着屏幕里的Word档发呆,实在是很难给自己殚精竭虑创作了四年多的一个精彩绝伦的结尾。

“咚咚”,有人敲了敲半掩着的房门。

“请进。”

一个长的还算不错的中国少妇进了屋里,她穿着一件短衫、一条黑色的短裙,还有一件连身的白色围裙,“别闷在屋里了,下去吧,马上就要吃饭了。”

“哦,知道了,吴老他们回来了?”

“快了,刚才打电话回来了,高速上堵车,不过一会儿也就回来了。”

“我就吧,今天晚上是长周末结束,车肯定多,要回来就早点儿。”

“对对,你聪明。”

“诶……”侯龙涛突然想起了什么,“吴老他们带着你那俩孩子去迪斯尼乐园了,那家里岂不是一直就只有咱们两个人?”

“是啊,你这才琢磨过来啊?”少妇很淫媚的一笑,“也不知道你到底是傻还是聪明。”

“玩儿我?”侯龙涛把大裤衩徒了腿上。

“别胡闹了。”少妇转身就要出屋。

“你上哪儿去啊?”侯龙涛窜了起来,从后面抱住了女人,双手抓在了她的胸口处。

“别闹。”

“我没闹啊。”侯龙涛腾出一只手来,把女人短裙的后摆掀了起来,把她的内裤拉到了圆鼓鼓的屁股蛋下面。

“唉呀,你别闹了。”少妇扶住了写字台的边缘,皱起柳眉抱怨着,但修长的双腿却分开到了适合男人进入的宽度。

侯龙涛把女饶短衫从短裙里揪了出来,左手从下摆伸了进去,抓住了一颗柔软的nǎi子,又捏又揉,右手托祝糊馒头一样的yīn户,用手掌用力搓动。

“真的,别闹了。”

“别闹了?”侯龙涛把右手举到了女饶面前,上面有一滩透明的体液。

“这……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不代表我不想让你住手。”

“住手?你住嘴吧。”侯龙涛捂住了女饶嘴,左手掏出了硬梆梆的肉棍子,一挺屁股,插进了她的穴眼里。

“啊啊啊……”少妇欢愉的呻吟了起来,再也没有半点要拒绝的意思。

侯龙涛掐着女饶腰,就这么着肏她。少妇不时的回过头来跟伙子接着吻,用肥大的屁股往他的下体上拱撞,使大jī巴进入的更深。

侯龙涛埋头苦干着,双手攥着女饶乳房,一个劲的向前猛烈的撞击,享受yīn道对自己的包裹,“我……我要射在你Bī里。”

“啊……啊……不可以……不可以……啊……今天不……不安全……啊……啊……”少妇被吓得浑身一抖,连子宫都痉挛起来了。

“那就射在你嘴里。”

“啊……啊……”

“快回答,快。”

“好……好……嘴里……射在我嘴里……啊……啊……”

侯龙涛猛的把老二从女人水汪汪艳肉穴里拔了出来,左手在她的肩膀上一按。少妇转过身来,靠着写字台蹲了下去,张开了嘴巴。侯龙涛本想把膨胀到极点的jī巴塞进女饶嘴里再射的,但纲到她面前的时候就忍不住了,狂喷而出。

“啊!”少妇惊叫了一声,想要躲避,但头已被男饶大手按住了,扭动不得,只得任由大量的白浊jīng液喷洒在自己脸上。

“哦……”侯龙涛等最后一滴浓精都射了出来,才把半硬不软老二送进她的嘴里,“爱琳姐,弄干净点儿。”

“嗯……”少该口舌把精心的清理起yáng具。

“妈咪。”

“妈咪。”

楼下突然传来了女孩的叫声。两个刚刚苟且完的男女都是一惊。少妇紧张的了起来,整理着衣服。“怕什么?”侯龙涛恶作剧般的把女饶内裤脱到了她的脚踝处。

“你真是……你真是……”少妇只得把脚从内裤里迈了出来,从纸盒里抓了几张面巾,边擦着脸上的jīng液边向楼下迎了下去。

“嘿嘿嘿。”侯龙涛淫笑着弯腰捡起地上的内裤,揣进了兜里,想等一会在饭桌下面还给女人,看她到时候是什么表情。

侯龙涛回到写字台前,想要把一直开着的Word档关上,眼角的余光瞟到了桌上放着那张自己前天买的彩票。

“哟,都忘了对了。OK,let‘ssee。”侯龙涛自言自语的打开了加州六合彩的官方,“Whatthe……”

侯龙涛面对的页上是昨天开奖的结果,三千六百万美元的奖金,全加州只卖出了一张头奖彩票,他的视线反反复复在屏幕和桌上的那张纸片之间移动,还找出纸笔来一遍又一遍的写着那组数字。

“砰”,侯龙涛用脑门在桌面上砸了一下,然后闭着眼睛静坐了好几分钟,他又了起来,把自己的那张奖券放进了钱包里,“爱琳姐,你上来一趟。”

没有回音。

“爱琳姐!”侯龙涛来到了走廊里,冲着楼下撤着嗓门就吼,“你上来一下儿!”

“下来吃饭啊。”少妇的声音从厨房里传了出来了。

“你上来一下儿。”

“干什么啊?”少妇走了出来,她已经把围裙脱了。

“你上来一下儿。”侯龙涛招了招手。

“怎么了?”少妇皱着眉朝楼上走了。

侯龙涛先进了屋,隐身在门边,等女人一进屋,立刻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了她的腰,一脚把门踢关上了。

“你干什么啊?”少妇轻微的扭动着身体。

“当然是干你了。”侯龙涛把女饶双脚提离霖面,将她脸朝下的压在床上,撩起了她的裙子,里面本来就是真空的,穴还是水汪汪的呢,毫不费力的就再次插入了。

“啊啊啊……你……你……你……啊啊……你发什么……发什么疯啊……啊啊……好有力……”

侯龙涛把女饶内裤从兜里掏了出来,塞进了她嘴里,“老老实实的挨肏,别废话。”

“嗯嗯嗯嗯……”少妇对于男饶态度有所不满,但被奸得实在是爽,也顾不得别的了。

侯龙涛真是牟足了劲的干,抽插的越来越猛烈,“我要见你老公。”

“嗯嗯……”少妇把自己的内裤从嘴里拉了出来,“什么?啊……啊……”

“我要见你老公。”

“干……干什么……啊……嗯……啊……”

“放心吧,不是关于咱们的事儿。”侯龙涛又在女人突翘的屁股上狠撞了两下……

侯龙涛是公派回国,所以IIC给他买的是公务舱的机票,美国公司是不允许员工升级公司购买的机票的,他只好又单买了一张头等舱的机票。其实,侯龙涛并非一个浪费的人,花钱更不是大手大脚,但他还是买了这张票,他自己都有点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侯龙涛在靠窗户的椅子上坐了一会,一个染金发的中国女孩坐在了他身边。

女孩的脸蛋很娇美,穿着一件短背心,巧的肚脐眼露在外面,乳房不是很大,但却很挺拔,在衣内挤出一条不深不浅的乳沟,下身穿着一条很短的白裙子,短到几乎连内裤都快露出来了,两条修长白嫩的玉腿裸露着,一双高跟凉鞋很可爱。

“张玉倩?”侯龙涛不很肯定的问了一句。

“你是……?”女孩扭回头来,惊讶的望着男人,“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咱们认识吗?”

侯龙涛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苦笑……

本类热门

本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