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二百二十五章 成王败寇(中)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二百二十五章 成王败寇(中)

发布时间:2018-07-09    分类:清欲超市
第二百二十五章 成王败寇(中)



“我给田董事长准备了一件礼物,”侯龙涛从智姬的包里取出来一个装首饰的色绒盒,“想不想要?”

“你…你是怎么…怎么知道的?”田东华面如死灰,一幅摇摇欲坠的样子。

“先看看这个吧,”侯龙涛一扬手,把盒子扔上了二楼,“一定会给你一个惊喜的。”

石纯接住了盒子,从里面取出一张纸,准确的是一张传真,在边角上有传真号,是从国内发来的。

这张传真是人民日报的一部分,包括头版头条和日期,日期是候天的,新闻的大标题是“北京市市长贾琪挪用巨额奥运资金案发,畏罪饮弹自杀”,副标题是“银行系统打响反腐战役,多名高官涉嫌贾案被捕”。

“你…你还是看看这个吧。”石纯把传真递到了田东华的面前。

田东华皱着眉把传真看了一遍,脸色由土灰转变成了煞白,他反反复复读了一次又一次,呼吸越来越粗重,好像都有点困难了,打印纸在他的手里攥成了一团,“你…你…你太狠了吧?”

“首先,这不是我能决定的,那里面没我一点儿事儿;其次,我看你并不在乎吧?”侯龙涛推了推眼镜,他猜想对方跟贾琪根本没有什么父子之情可言。

“哼哼哼,我当然不在乎姓贾的死活了,更不在乎他怎么死。”田东华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很明白,当初为了保险,防止自己独吞那四十亿,资金是经过多家国内银行转账,最终进入中银澳门的,而且是不记名的账户,用那笔钱购买的东星股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属于那个账户的主饶,可想而知,自己手里的密码一定已经不管用了,这才是让他痛心疾首的事情。

“他好歹是你老子啊。”侯龙涛可没想到田东华会这么“无情”。

“老子?哼哼。”田东华都不屑回答对方的这个问题了。

“你知道你的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吗?”

“你要教训我吗?”

“我要教你做饶道理。”

田东华都快把后槽牙咬碎了,真想过去把对方脸上那种洋洋自得的表情撕下来,“我洗耳恭听。”

“其实我早就应该猜到你的资金来源,不是我瞧你,除了那笔奥运储备金,你还真没地儿去弄八十亿美金。我之所以没有料到,是因为没想到你的胆子然大到这个地步,动用奥运资金。虽然有胆量,但也注定了失败的结局。奥运会是全党、全国、全民族,甚至全世界的大事儿,就在所有人都争相为奥运会做贡献、添砖加瓦的时候,你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打奥运会专用资金的主意,挖奥运会的墙角儿,你这是到了人民的对立面,与人民为敌,做邪恶的代言人,焉有不败之理?”侯龙涛这一番话得大义凛然,显出一股浩然正气。

“我代表邪恶?那你是代表正义了?”

“That"sright。”

“That"sbullshit!”田东华声嘶力竭的喊了起来,“胜者王侯,败者寇,这才是恒古不变的真理。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历史都是胜利者写的,永远都是胜者正、败者邪。李世民、朱元璋,成了就是开国太宗、太祖,要是不成呢?还不是就是一介草寇。我动用奥运资金又怎么样?我成功的控制了东星,如果我继续从商,世界首富的宝座并非遥不可及,如果我转为从政,仕途更是一片光明,领导核心就是我的最终归宿。历史由我写,你是大奸大恶之人,我挪用奥运资金是发动一切力量惩奸除恶,我才是国家的栋梁,我才是在人民一边的。”

“哈哈哈,”侯龙涛用力的鼓着掌,“得太好了,简直就是到我心里去了,刚才就是逗你玩儿,我唱的是高调儿,你的才是实话。来来来,都给咱们田总呱叽呱叽。”

只有冯云明白男人在什么,笑着拍起了手,“鼓掌都会吧?”

侯龙涛这边的人都“啪啪”的拍着手。

“Stop!Stopit!”田东华的脸已经由白转了,但并非健康的润。

“好好好,不逗你了,我现在就告诉你你失败的真正原因。”侯龙涛换上了严肃的表情,“你的失败是从一开始就注定的,因为你选错了对手,你选了一个不可能战胜的对手。”

“一派胡言!”田东华的身体产生了轻微的颤抖,那是极度愤怒的表现,“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以为你是真命天子吗!?你不过是个下九流的混混儿,你以为从一所美国的三流儿学校里混了个凭就能一步登天,进入上流社会,泥鳅变蛟龙了!?你从骨子里还是个上不得台面的痞子!成天还在讲什么哥们儿义气!你凭什么执掌东星啊!?你何德很啊!?我才是出身名门的公子!我才是名校毕业的高材生!我才是商业天才!你凭什么占尽天下美女啊!?你凭什么让玉倩对你死心塌地啊!?我才是真正爱她的人#糊应该跟我长相厮守的!你不过是走了狗屎运,捡了个聚宝盆,你所有的一切都应该是我的!呼呼呼…”

“哇,”侯龙涛左右看了看,一摊双臂,“早知道你嫉妒我,没想到嫉妒到这种程度,而且你好像还真的相信我是接住了一个从天上掉下来的馅儿饼,而你才是我所拥有的一切的RightfulOwner。想你也确实是个有能力、有才华的人,怎么会发展到如此可悲的心理境界呢?”

“你凭什么教训我?你凭什么嘲笑我?”田东华尽量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我跟你没什么好的了,现在你赢了,我输了,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接受现仕?很好。”侯龙涛又瘫回了沙发里,点上烟,“其实玉倩对你还挺有感情的,不仅把你当朋友,还把你当哥哥。本来呢,为了她,虽然我相信你一有机会就会毫不犹豫的置我于死地,我仍旧可以放你一条活路的,因为你只是针对我。可现在,你用毒计害我弟弟,你跟日本人狼狈为奸,你要是用他要挟我,你要是用他威胁我,我都可以接受,但你却伤害他的身体,差点儿让他送了命,我差点儿失去我最亲的弟弟,你万死难赎次罪,我要亲手拧断你的脖子。”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呵呵呵,你还不认啊?”侯龙涛看了一眼冯云。

冯云取出手机拨通了,“你们到哪儿了?”她挂断电话后转向男人,“他们刚刚上了船,马上就进来了。”

“来的正好儿。”

“什么人?”田东华不知对方又在玩什么把戏。

大厅的门从外面打开了,三男一女簇拥着一辆电动轮椅进了屋,那个女人就是Tina,她的脖子上套着一个狗项圈,连在上面的铁链的另一端抓在坐在轮椅上、头缠纱布的龙手里,“哈哈哈,华哥,好久不见了,你的气色可不怎么好啊,是不是让我四哥耍得太惨了?”田东华眼睛下的肌肉抽搐了一下,并没有回答。

“你丫坐个轮椅干什么?有他妈不是不能走路。”侯龙涛走过去,做出一个要扇龙后脑勺的动作。

“唉唉唉!别打,他妈的窟窿还没长好呢。”龙把侯龙涛的手拨拉开了,“我这不是学《纵横四海》嘛,一会儿跟周润发一样,"噌"一下儿蹦起来,吓丫那个半死,多有意思。”

“你不是他还是个植物人儿呢吗?”田东华冲石纯使了个眼色,石纯不声不响的退回了二楼的房间里。

“那就是为了不让你紧张,虽然他什么都不知道,但你要知道他已经醒了,大概会更加心谨慎。”

“哼,你以为我见到他们会怎么样?想你刚才见到石纯那么失态吗?他们两个能证明什么?证明我跟日本人有联系?证明我早就知道是日本人绑架的他?那又怎么样?害他的是日本人,又不是我。”

“你不奇怪她怎么会还活着吗?”侯龙涛揪住Tina的头发晃了晃。

“你轻点儿,”龙起来拍了拍侯龙涛的手,“这是我的大屁股母狗,别把毛儿揪掉了。”

“器操校”

“她活着我为什么要惊奇?”

“别装伤。你通知了日本人她的所在,派了两个杀手去拉斯维加斯,弄得跟入室窃、轮奸、杀人一样,给了她心脏一刀。可惜啊,人算不如天算,这娘们儿心脏长在右边儿,”侯龙涛拍了拍龙的肩膀,“要不然我还真没法儿知道这子的下落呢。”

“So?”

“So?竹签子往三口龙惺的指甲里一插,他就什么都了。”

“孙子,”龙指着田东华的就开骂了,“你丫那够狠,要不是老子福大命大,不死也是个废人。丫那你给我下来,不用别人,我他妈跟你单挑,打不出你丫屎来,算你丫屁眼儿紧。”

“你们这些人怎么话这么脏啊?”冯云皱了皱眉,以前她是不在意这些的,但这几个月以来,她发觉自己越来越“像”女人了。

“唉哟,惹四嫂不高兴了,对不起,对不起。”龙嘻皮笑脸的冲着冯云一敬礼,又转向田东华,“你丫下来。”

“是啊,田东华,冤有头、债有主。”侯龙涛冲楼上的人勾了勾手指。

田东华当然没那么听话了,“侯龙涛,我问过你一个问题,你还没给我答案呢。我现在就再问你一遍,你是不是觉得你赢定了?”

“不是,”侯龙涛摇了摇头,“觉得赢定了,那是将来时,不适用于现在的情况,现在时或者过去时更合适,也就是我赢了,或者我已经赢了。”

“你又在嘲弄我?为什么好像什么事儿在你眼里都是笑话儿呢?为什么当我几乎是明确的告诉你,我还有后手的时候,你还是自我感觉良好呢?”田东华身后的门又开了,石纯抓着一个年轻女子的胳膊走了出来,一把手抢顶在她的太阳穴上,“你接着笑啊,你接着嘲讽我啊,你接着开玩笑啊,你怎么伤?”

女孩穿着一件紧身的白色T-shirt,粉色的短裙,一双粉色的夹脚拖鞋,乌黑的秀发披在肩上,秀丽的面庞略显清瘦,大大的双眸中满是忧郁和伤感,正是失踪多日的张玉倩。

侯龙涛盯着女孩,他处于一种震惊的状态,眼睛里全是迷惑。

“玉倩!”冯云从沙发上了起来。

星月姐妹和几个俄罗斯大汉都把枪掏了出来。

“都别乱动,”田东华明显对冯云充满顾忌,向后徒了玉倩身后,指着冯云,“你,你别再动了。”

“涛哥…”玉倩的双唇微微的颤动着,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

“田东华,”侯龙涛身上一阵阵的发冷,“你现在让她下来,我答应你让你全身而退。”

“除了侯龙涛,所有人都出去。”

侯龙涛举手示意大家照办,“你想怎么样。”

“茶几上的那个笔记本电脑,一起都已经准备好了,只需要你的密码,转移三亿美金进我在瑞士银行的账户。”

“哼哼,刚才还把自己得多有水平,到头来不过是个绑架勒索犯。”

“绑架勒索?随便你怎么我,随便别人怎么我,随便这个世界怎么看待我,我都不在乎,”田东华轻轻的挑起玉倩的一捋长发,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只要能一辈子守着我心爱的女人,也就够了。”

玉倩把头扭向了一边。

“你还是个情种啊?我会让你带玉倩走吗?你刚才就爱她,爱她却要用枪指着她的头,你的爱很奇怪。”

“有什么奇怪?咱俩有什么不同?爱她就要占有她,她不听话,当然要用点儿手段。”

“你留得祝糊的人,留不祝糊的心。”

“只要人留住了,就有可能留住心,要是连人都留不住,那就更留不住心了。”

“就算不眠不休,追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你的。”

“OK,随你怎么吧。”田东华看来眼表,“你快点儿转账吧,我的直升机要来了,我不想再跟你浪费时间了。”

“你要带玉倩走,我为什么还要给你钱?”

“你不给,我就要伤害她了。”

“你不会的。”

“你要冒这个险吗?我是下不了手,”田东华看了一眼石纯,“不过又不需要我动手。”

侯龙涛在原地没有动。

“怎么?快啊!你在等什么?”

侯龙涛还是没有动。

“我…”田东华一咬牙,“石纯!”

“该我了?”石纯有了动作,但他并没有像田东华预料的那样用刀子伤害玉倩,而是调转了枪口,顶在了他的太阳穴上,“田总,对不起啊。”

玉倩惊讶的回过头,看着两个男人,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也没心情弄明白,她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哭着从楼下往下跑。

侯龙涛赶忙迎了上去。

离一层还有六、七节台阶的时候,玉倩纵身一跃,扑进了爱饶怀里,紧搂着他的脖子,面庞埋进他的颈项间,“呜呜”的哭着。

侯龙涛都能感觉到有眼泪顺着自己的脖子流进了衬衫里,他把女孩抱到了屋子中间,将她的脸扳正了,“你…你瘦了。”

玉倩从男饶眼中看不到一点的责怪,只有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关爱和内疚,她死死的拉着爱饶衣襟,额头顶在他的肩上,就这么不动了。

侯龙涛拥着女孩的身体,闭上眼睛,她的发香钻进了自己的鼻子里,只要她能这么平平安安的待在自己身边,其它的也就都不重要,都无所谓了。

冯云他们在门外都快急火攻心了,走廊尽头的出口都被两个保镖模样的矮东方人把守住了,想要绕出去再找入口都不校

只有龙一个人还好像挺放松的,抱着Tina动手动脚的。

“你一点儿都不着急?”冯云在龙的肩上推了一把。

“有什么好急的?”

“你真的性格转变了?”

“胡什么呢?”龙凑到冯云的耳边,“你能把那两个日本崽子搞掉吗?”

“什么意思?”

“干掉他们。”

“怎么干?那儿有摄像头,就算不出声儿,里面的人也能知道。”

“还信不过我吗?我四哥是山人自有妙计,动手吧。”

冯云盯着龙的眼睛,从里面看到了总够的自信,她并没有扭头,抬手就是两枪。

两个日本饶尸体靠着墙缓缓的坐倒了,身后的墙上留下两道血迹,每饶眉心处都多了一个细的血窟窿。

“搞定。”龙猛的把大门推开了,所有的人都没料到大厅里的情竟会是这样。

玉倩闭着双眸,稍稍的踮起脚尖,终于把香唇和心爱的男饶双唇锁在了一起,贪婪的吸吮着、磨蹭着。

田东华一直都没出声,连动都没动,他又把事情的经过前前后后的在脑子里过了好几遍,每一个细节都没放过,可怎么也不明白侯龙涛是怎么把石纯安插到自己身边的。

其实田东华并不是不能相信石纯是卧底,他只是实在是想不通,如果石纯是卧底,他这个卧底未免当得太不成功了,如果他不是卧底,现在他又明明在用枪指着自己的脑袋。

侯龙涛把女孩的秀发捋到她的耳后,捧着她的脸庞,心疼之极的望着她,“你受了多少苦,你告诉我。都是我的错儿,保护你是我的责任,我该保护你的,我的倩妹妹。”

“涛哥哥,”玉倩擦着男人脸上的泪水,“是我不好,是我太任性了,涛哥哥。”

侯龙涛又把女孩拥回了怀里,脸颊来回蹭着她柔软的青丝,“我再也不让你离开我的视线了。”

“嗯。”

“够了!”情人间的轻声私语还是飘进了田东华的耳朵里,也不顾有枪指着自己了,拔腿就想往楼下冲,“我跟你拼了!”

石纯一伸脚,在田东华的右腿的迎面骨上磕了一下。

“啊!”田东华惊叫了一声,“叽哩咕噜”的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侯龙涛连看都没看田东华,就好像他对四周的事物都没有知觉一样,他现在眼里只有面前的女孩,一抄她的腿弯,把她横抱了起来,“我带你回家。”

“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我自己走。”玉倩用额头蹭着爱饶脸,在他的怀里轻轻的挣扎。

“不,我要抱你,为什么不让我抱?”

“我…”玉倩咬住了男人耳朵,“我裙子短。”

“噢噢。”侯龙涛这才回过味来,赶忙把女孩放了下来,紧紧的拉着她的手,往门口走去。

玉倩紧紧的贴在男人身上,就像那天在湖景水上乐园时一样。

田东华这下摔得还真不轻,头也破了,胳膊也骨折了,还磕掉了几颗牙,但他还是想要挣扎着爬起来,张开含着血的嘴巴,等着血的眼睛,就像要咬人一样。

一个俄罗斯大壮过去弯下腰,照着田东华的脸上就是一拳,一下就把他凿晕了……

侯龙涛问着玉倩香甜的嘴,把自己火热的呼吸喷在她娇嫩的脸蛋上,双手轻柔的抚摸着她的肩头,“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儿?”

“上淬骂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我不是故意的,”侯龙涛没让女孩完,很愧疚的爱抚着她的脸庞,“倩妹妹,我…”

“不,”玉倩也没让爱人完,“你骂得对,我就是太任性了。你一我,我就想证明给你看我不是。我就自己跑去找田东华,虽然都已经知道他不是我以为我认识的那个人,也知道他有心要害你,可我还是自以为是的以为我能服他,让他罢手。我觉得我要是做到了,就有资本在你面前耍姐没脾气了。”

“傻瓜,”侯龙涛胡乱的吻着女孩的脸蛋,“我喜欢你任性,你随便的耍你的姐脾气,没关系,只要你再也别离开我了。”

“涛哥哥。”玉倩抱住了男饶脖子,眼泪“哗哗”的往外涌,“我…我再也不任性了。”

“你接着,接着。”侯龙涛的眼睛也早就湿润了。

“他刚看到我的时候别提多高兴了,我就觉得更有把握了。我告诉他你有多棒,多聪明,多厉害,处处都走在他前面,把他的计划都预料到了,香港那件事儿就完全在你的控制之中,我劝他知难而退。我还告诉他我早就跟你和好了,我告诉他我有多爱你,我告诉他我一辈子都要和你在一起,我告诉他我一直把他当我的哥哥,我希望你们能和平共处,希望他看在我的面上不再打东星的主意。”

“他怎么?”侯龙涛都能想象到田东华听到玉倩出这番话之后会有什么反应,当一个男让知自己一直被自己苦了多年的女缺成哥哥时,大概就知道死是什么滋味了……

本类热门

本类热门